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  经典案例  
为父祝寿 返程中6人遭车祸
    24日上午,在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8号楼18楼的重症监护室门前,榆树农民许凤艳不时地趴在门口张望,眼睛哭得通红,对她来说,11月21日是她人生的一次转折。这一天,她的6位亲人同车遭遇交通事故,母亲当场死亡,父亲、婆婆、哥嫂和20岁的侄女全部躺在重症监护室里,“我这两天一直守着我的侄女,别人在哪里我都不知道。”说到这里,她嚎啕大哭。 
       为老父庆生 回长春途中遭遇车祸
       许凤艳告诉记者,父亲11月21日过生日,“我嫁到外地,榆树老家还有个兄弟,为了大家一起热闹热闹,在长春打工陪读的我哥嫂一家开车带着我爸妈一起回了榆树。”许凤艳说,吃过饭,因为侄女许红还要上课,哥哥许凤保就开着面包车准备回长春。“我婆婆也上了车顺路回长春。”许凤艳说,本来她也想随车去长春看病,但爱人希望她回哈尔滨看病,她才没上车。没想到,哥哥开车走了没多久,他们就接到了电话,说是出了交通事故。
       “据说我哥是粉碎性骨折,当时就送到长春来了。”许凤艳说,3天了,她都没看到哥哥一眼,自从赶到榆树市医院时,就一直陪护伤势非常严重的侄女许红,而23日,许红经过治疗并没有好转,与许凤艳的婆婆相继被转院送到了长春。说到这里,许凤艳泣不成声,她说,21日到现在,她都没能去看去世的母亲一眼,因为眼前活人都顾不上了。说到这些时,许凤艳又接到了电话,在榆树的亲人告诉她,老父和嫂子的情况也恶化了,马上就要安排转院到长春。
       迎面一辆白色越野车超车撞向自己
       24日中午,在7号楼骨科监护室,记者看到了当时驾驶面包车的许凤保,他的情况看起来还算好些。他告诉记者,21日他开车走到榆树黑林子附近时,道路比较狭窄,事发时,他正常行驶,对面驶来一辆大货车,货车即将侧身而过的时候,一辆白色越野车忽然飞速地从大货车身后超车驶来,车辆直接闯进了自己这侧的车道,许凤保发现时已经无处躲闪,白色越野车重重地撞向自己的面包车。
       许凤保回忆说,当时父亲坐在副驾驶上,母亲和女儿坐在第二排,妻子和一位亲戚坐第三排,面包车被严重撞击。后来他被救护车送到长春,家人的情况如何,至今还没有人告诉他。
       随后,记者了解到,目前许凤保双下肢多发性骨折、肋骨骨折,还需要观察几天,等病情平稳才能接受手术,保守的治疗费用要20万元。而许红的伤势严重,医院及神经一科室已经减免了一定的费用,但术后复合的并不理想且失血量大,伤者的意识要是能恢复需要5万元左右的治疗费用。而许凤保的父亲和妻子还在转院途中,治疗费用还不清楚。
       “能凑的都凑了,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说起这些,许凤艳无力地蹲在了墙角,她说,现在只能等肇事司机拿钱来救家人的命了,如果没钱,可能要面对的就是一种最痛苦的抉择,可是都是亲人,这个决定她实在没法下。
     摘自《白城日报》。

copyright 白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:亿人科技

备案信息:吉ICP备12005652号-1